成都路桥(002628.CN)

中迪投资“易主”:刘军臣2000万元换来实控权

时间:20-07-10 04:33    来源:和讯

每经记者 陈利 每经编辑 魏文艺

刘军臣用2000万元换来了中迪投资(000609,股吧)的实控权。

日前,中迪投资(000609,SZ;昨日收盘价6.56元)发布公告显示,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勤在7月3日与自然人刘军臣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2000万元的协议转让价,将其持有的西藏中迪实业100%股权(出资额5亿元)转让给刘军臣。转让完成后,尽管中迪产融仍以23.77%持股比例为公司控股股东,但公司实际控制人由李勤变更为刘军臣。此前,李勤卸任中迪禾邦董事长及实控人时,接任的同样是刘军臣。

事实上,今年以来中迪投资几多波折。继年初传出欠薪风波、投巨资在重庆拿地开发的中迪广场也因资金停工等问题后,6月17日中迪投资还因高管频繁变动、旗下多个信托产品逾期等问题收到深交所问询函。

那么,换了实控人的中迪投资能否度过危机?刘军臣能否带领中迪投资开辟第二条“航线”?为此,《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联系到中迪投资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未收到有效回复。

地产增长乏力

在四川地产江湖里,中迪禾邦占有一席之地。

2006年,四川达州人李勤创立中迪禾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迪禾邦),布局房地产开发、影视投资、金融投资等板块。2015年至2016年,李勤开始转战资本市场,曾耗资约11.8亿元围猎成都路桥(002628)(002628,股吧),欲成为其第一大股东,但最终入主失败。之后,李勤转战绵石投资,成功借壳上市,并于2018年初更名为中迪投资。目前,中迪投资主要承载地产业务,也是中迪禾邦最重要的平台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中迪禾邦旗下拥有地产、物业、商业、农业、文旅康养、影视等板块,业务范围覆盖全国13省市。目前,其地产业务主要集中在川渝两地,如成都中迪中心、中迪创世纪、绵世溪地湾,广安中迪北辰悦府,达州中迪绥定府、中迪岚山郡、中迪广场、中迪公馆、中迪红星商业广场、中迪花熙樾,重庆中迪广场等项目。

尽管热衷于多元化布局,但地产仍是李勤的聚焦点。公开报道显示,2015年,他曾制定战略目标,拟在3年内进入四川房地产开发10强之列,到2020年进入中国房企百强,要打造“全国一流的商业帝国”。

此后,在2018年更名前夕,绵石投资以7.03亿元拿下达州市达川区翠屏街道叶家湾社区173亩住宅用地;2018年5月,斥资6.57亿元竞得达川区翠屏街道叶家湾社区一幅住宅用地;2019年底,又以6.8亿元收购了成都南二环一宗占地约16亩的优质地块。

克尔瑞数据显示,2016~2019年,中迪禾邦实现权益金额分别为110.亿元、110.5亿元、150.4亿元、147.6亿元,分别位居行业第128位、136位、123位和116位。原本距离进入百强行列仅一步之遥,然而今年上半年,中迪禾邦却跌出TOP200行列,2020年要实现的“百强梦”或将折戟。

对此,一位熟悉该企业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言,中迪禾邦的崛起离不开资本派系“达州帮”的扶持。但2017年因“浦发银行(600000,股吧)成都分行千亿骗贷案”事发以及2018年川籍高官蒲波落马,“达州帮”几乎销声匿迹,而中迪禾邦也就此止步于百强外。

屡现资金问题

除了地产业务发展越发乏力外,中迪禾邦近年来也屡次曝出资金问题。

2019年5月,安信信托(600816,股吧)旗下“安赢11号”和“安赢25号”两款信托产品先后被曝出无法按期兑付,两个产品发行规模分别为16.5亿元和32亿元;同年11月,同为安信信托旗下的信托产品“安赢42号”也被曝逾期,该项目总融资规模更是达240亿元,实收信托规模为172亿元。

而“安赢42号”信托资金用于支付中民外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低于45%、不超过50%股权的受让价款。信托资金在支付项目公司股权受让款后仍有剩余的,可用于上海董家渡金融城项目的开发建设。

信托公司曾发澄清公告,称董家渡项目销售情况良好,由于优先确保基建工程建设,暂时无法支付信托利益。而中迪禾邦下属公司上海逸合为该产品劣后出资方,而非项目融资方。

信托产品逾期风波未消,今年2月(春节后),一则中迪禾邦人力行政中心发布的通知截图在网上流传。该通知的主要内容为:因公司资金困难叠加疫情影响,员工按照先前公司的协商方案主动离职的,可延期领到1、2月工资,如果在2月27日前还不主动离职,只发放1月份的工资,且根据公司资金情况迟发或缓发。彼时,有中迪禾邦内部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了上述网传通知的内容。

而中迪禾邦于2015年以23.2亿元在重庆杨家坪商圈获地的中迪广场项目,也曾因招商结构不善以及商铺低价甩卖饱受争议,开发建设期内更是因资金问题一度陷入停工。

事实上,中迪禾邦资金困难问题也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今年6月17日,中迪投资收到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涉及中迪广场2019年具体销售情况、信托产品逾期、员工欠薪等多个问题。

6月30日,中迪投资在答复函中表示,尽管安赢11号、安赢25号、锐赢64号及蓝天3号融资方与中迪禾邦确实存在股权关系,但中迪禾邦认购该信托计划的事项发生在中迪禾邦获得其股权之前,公司实际控制人李勤及中迪禾邦未参与相关信托计划投向的具体项目,也未向相关信托计划提供任何形式的承诺与担保。“中迪禾邦所涉及的安信信托事项不会对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以及公司控制权稳定性产生影响。”

尽管如此,但截至去年底,中迪投资账面货币资金3.51亿元,虽无短期借款,但一年内到期有息负债5.1亿元,属于新增负债。长期借款5.34亿元,扣除预收款6.76亿元及前述现金后,净负债额约17亿元,而净资产仅约3亿元,足以看出资金链非常紧张。

未来走向受关注

实际上,李勤退出的不仅仅是中迪投资。启信宝显示,早在4月13日,中迪禾邦的出资情况就发生了变更,原先的李勤和庞健选择退出,新出资方为刘军臣(出资584910万元)和刘洪彬(出资18090万元),中迪禾邦的法定代表人也从李勤换成了刘军臣。中迪禾邦的主要成员李力军也相应退出。

事实上,刘军臣作为中迪禾邦联席主席,曾担任过公司总经理、执行董事。从股权上看,刘军臣也曾“几进几出”中迪禾邦,主要源于其与李勤对公司发展方向的判断存在不同理解,但终归是求同存异。而外界更为关注的,是此次刘军臣的到来能否帮助中迪解决眼下的资金问题。

此次权益变动报告书中显示,李勤方表示是基于实际情况和市场因素的变化,刘军臣入主中迪投资的目的系“通过优化公司管理及资源配置等方式,全面推进上市公司的战略性发展,提升上市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和盈利能力,为全体股东带来良好回报 ”。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报告书,虽然相关方表示暂无在未来12个月内改变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或者对上市公司主营业务进行重大调整的计划,无对上市公司或其子公司的资产和业务进行出售、合并、与他人合资或合作的计划,或上市公司拟购买或置换资产的重组计划,但同时,报告书中也提到了刘军臣所控制的中迪禾邦和中臣祺均从事房地产业务,即与上市公司存在同业竞争,规避同业竞争承诺将在所难免。

在刘军臣的承诺中,还提及其会针对中迪投资现有的经营特点,合理规划中迪投资的业务发展方向,寻找新的产业方向,若三年内未形成新的产业方向及完整产业,不排除继续经营房地产业务,以维持上市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若形成新的完整产业,将主导中迪投资在既有房地产项目开发完成后,不再新增房地产开发项目。

而在此前的6月份,中迪曾披露,李勤拟向公司提供不超过5000万元借款,推动公司房地产投资项目的开发建设。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